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之堂主舞刀弄墨

一手硬来一手软,怡然自得刀笔间。您若相中俺手艺,先润后刻俱欢颜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杨永卫 中国书协会员 山东书协会员 中国煤矿书协理事 东岳印社副秘书长 鲁人 出世入世生 乐之堂主 微信:lezhitangzhu1968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书法报》1月14日23版《书法菩提》第五章《金明池洗砚 4、拜石》(我的篆刻做绿叶)  

2015-01-21 12:02:09|  分类: 见证收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连 载?书法菩提】第五章 金明池洗砚 4、拜 石 ■张晓林

2015-01-20书法报


《书法报》1月14日23版《书法菩提》第五章《金明池洗砚 4、拜石》(我的篆刻做绿叶) - 乐之堂主舞刀弄墨 - 乐之堂主舞刀弄墨

 第五章 金明池洗砚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4、拜 石

《书法报》1月14日23版《书法菩提》第五章《金明池洗砚 4、拜石》(我的篆刻做绿叶) - 乐之堂主舞刀弄墨 - 乐之堂主舞刀弄墨

 

《书法报》1月14日23版《书法菩提》第五章《金明池洗砚 4、拜石》(我的篆刻做绿叶) - 乐之堂主舞刀弄墨 - 乐之堂主舞刀弄墨

 

        米芾到雍丘做县令来了。


  刚来的那一个月里,同僚们都觉得这个县令很有风趣。譬如有这样一件事。元祐八年(1093年)五月,雍丘闹了蝗灾,属下向他报告这件事,他笑着说:“我已访察清楚,我县的蝗虫很悯农,只吃麦叶不吃麦实。”


  渐渐地,同僚们对米县令就有了一些看法。


  这一年,苏轼由扬州赴京城任职,途经雍丘,米芾设宴为他洗尘。


  酒宴摆在雍丘县衙。


  酒是好酒,东京樊楼的眉寿;厨师也是好厨师,是米芾遣手下小吏专程从京城遇仙楼请来的名角。


  酒宴上,二人的旁边还各设了一条长桌,桌上摆着笔、墨、纸、砚。


  苏、米挽手入席。米芾拍着长桌上的宣纸说:“你我各三百纸,以遣酒兴!”


  苏轼微笑颔首。


  二人吟诗为酒令饮酒。每饮酒三杯,即离席挥毫一番。米芾特意挑了两个精干的小吏,专事研墨。可是到了后来,酒兴越来越高,作书也越来越快,两个小吏全身的本领都使出来了,犹嫌跟不上趟儿!


  黄昏。酒尽。纸尽。二人各携了对方翰墨,一笑而散。


  第二天,米芾的同僚:县丞、主簿、团练、县学教谕、衙役等,纷纷走入内衙,向米芾讨要苏轼书法。


  米芾装糊涂,闭门谢客。


  大家吃了闭门羹,心里对米芾窝了一肚子火,背地里说话就少了一些遮拦。


  米芾也不计较,只是淡淡地说:“这些个凡夫俗子,怎配有苏公的法帖!”


  自米芾给宋徽宗写了《周官篇》条屏后,京城的大小官员都想索要一二幅米芾的墨宝。


  一些和米芾不相识的官员,就找到了自己熟识的、米芾的某一个同僚头上。


  米芾的同僚,县丞或教谕等,满脸挂笑地来了。他们想,在一起搁伙计的,求你自己的一幅字总不会是一件太困难的事吧。


  他们都想错了,米芾并不轻易动笔。


  没有求到字的同僚,觉得丢了很大的面子,托自己办事的京官也会看低了自己,说不准,还会影响到自己的前程。于是,他们就在心底给米芾深深地画了一道。


  如果仅仅是这些事情,同僚们也只能忍气吞声了。人家的东西不愿意给你,说到天边,你又能怎么着。可是,有些更离谱的事情陆续发生后,同僚们就握住把柄了。


  有一次,御史台御史徐天翔来雍丘视察刑狱,县上的狱吏受宠若惊。这可是接触上峰的一次好机会呀!按大宋官场惯例,米芾到场作陪。


  徐天翔还是个砚台爱好者。


  视察完毕,徐御史提出想看看米芾的藏砚。


  米芾瞅着徐天翔邋遢,脸上露出老大的不乐意。狱吏扯扯他的衣襟,他才勉强地点点头。


  在米氏砚馆,徐天翔眼都看花了。


  这时,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。


  临出门,徐天翔一扭头,看见桌上有一台新砚,他走过去,把砚拿在手里,来回瞧了个遍。


  瞧过,他想试一试这方砚台是否发墨。“呸!”他朝砚心吐了一口唾沫,又拿起墨锭,来回磨几下。


  米芾脸白了。


  试罢新砚,徐御史笑吟吟地朝米芾拱手,嘴里说:“告辞!”


  米芾喊住了他:“把这方砚台带走!”


  徐御史以为米芾以砚台相赠,嘴上客气道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
  米芾对书童说:“扔到窗外去!”


  徐御史这才明白怎么回事,气得嘴角哆嗦大半天,也没能说出一句话。


  狱吏回去,病了一场。


  类似的事情接连发生几起后,东京的官员没人再愿意来雍丘了,即使路过,也绕道而行。同僚们这才意识到,有米疯子在,他们的仕途算完了。


  他们开始合算,瞅机会得把米芾轰出雍丘。


  机会来了。


  米芾喝醉了酒,身穿七品官服,手持朝笏,朝着县衙门口的一块奇丑的石头连拜了三拜。并且还说:“石兄,我拜你,是因为你一身硬骨呀,观当今世上,人不如石啊!”


  这块石头,是三日前友人从无为县运来的。


  很快,同僚们联名参了米芾一本,说米芾癫狂无德行,有辱朝廷体面,不宜再做本地父母。


  同年,米芾被罢官。


  朝中有人曾为米芾开脱,说他喝醉了酒,神志已经模糊,不应在这件事上抓小辫子。


  米芾却摇摇头,说:“我很清醒。”



(《拜石》由王冷石题写、杨永卫篆刻)

《书法报》1月14日23版《书法菩提》第五章《金明池洗砚 4、拜石》(我的篆刻做绿叶) - 乐之堂主舞刀弄墨 - 乐之堂主舞刀弄墨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